欢迎访问 火狐体育官方入口 官方网站!
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火狐直播在线观看:月均1个IPO!不造芯的华为靠投资芯片公司小赚52个亿

  2019年,专注硬科技领域投资的哈勃科技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华为哈勃)成立,至今已经有78起公开投资事件,也捕获了不少半导体领域的优质项目。

  时代财经注意到,随着被投项目的成熟,华为哈勃也迎来了投资收获期。纳芯微、唯捷创芯、山东天岳等不少今年IPO的芯片公司背后,都有华为哈勃的身影。截至5月6日,华为哈勃已经收获了9个IPO的半导体项目,累计投资回报达到约52亿元。

  4月22日,今年最贵的芯片股苏州纳芯微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纳芯微)成功于上交所科创板上市。

  虽然在IPO前遭到了A股罕见的大规模弃购,但纳芯微上市首日表现颇为惊艳,盘中涨幅一度超过19%,给持续低迷的A股市场打了一剂强心剂,也让投资者赚得盆满钵满。

  华为在2020年9月,通过投资基金红土善利间接入股纳芯微。后者招股书显示,红土善利以200元/股的价格认购了纳芯微20万股,持股比例为2.37%。同年11月底,纳芯微召开股东大会,以截至2020年9月30日的资本公积,向在册股东按持股比例转增股本6737.6万股。转增完成后,红土善利的持股数量为180万股,持股比例不变。

  也就是说,红土善利获得纳芯微股份的成本价为4000万元,按照纳芯微5月5日269.9元/股的股价来算,红土善利持有股份的市值为4.85亿元,净赚4.4亿元。

  华为是红土善利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为32%,华为哈勃为其第四大股东,持股比例为1.7%。按此比例计算,华为通过纳芯微IPO所赚的钱约为1.5亿元。

  另一家给华为带来丰厚回报的公司是山东天岳先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东天岳)。该公司于今年1月12日在科创板上市,是国内第三代半导体碳化硅衬底的龙头。

  2019年8月底,华为哈勃向天岳先进投资了1.1亿元,持有后者10%的股份。经过多次外部增资后,根据山东天岳招股书,华为哈勃最终持股比例为6.3%。按照目前山东天岳188亿的市值计算,华为哈勃赚约10亿元。

  苏州东微半导体股份有限公司也是华为哈勃所投资的IPO企业之一,该公司专注高性能功率器件研发与销售,今年2月10日在科创板上市,被称为“充电桩芯片第一股”。

  华为哈勃于2020年4月29日向东微公司投资7530万元,其中333.0752万元计入注册资本,剩余投资款计入资本公积,目前,华为哈勃持股占比6.5913%。

  根据招股书,华为哈勃入股数量为333.0752万股,入股价格22.6075元/股。根据东微半导体目前168.18元/股的价格计算,华为哈勃净赚约4.8亿元。

  唯捷创芯也是今年IPO的华为系公司,该公司专注于射频前端及高端模拟芯片的研发与销售,产品是手机中的核心芯片之一,4月12日登录科创板。

  招股书显示,2020年10月,华为哈勃以18.85元/股的价格获得3.57%的股份,按照此次股权转让价格计算,唯捷创芯整体估值为10.35亿元。目前,唯捷创芯股价47元,市值191.28亿,华为哈勃净赚约6.45亿元。

  根据以上数据,今年以来,华为哈勃通过芯片领域IPO项目获得的回报共计22.75亿元。

  据时代财经统计,华为哈勃成立以来,投资的已上市的半导体项目还包括思瑞浦、灿勤科技、东芯半导体、长光华芯、好达电子,加上今年上市的公司,累积回报金额达到51.59亿元。其中信号链模拟公司思瑞浦的上市给华为带来了22亿元的回报,回报率达到2600%。

  这只是华为哈勃投资回报之路的起点。在其投资的未上市项目中,好达电子、长光华芯等多个项目已经过会,源杰半导体科技上市申请已被受理,中科飞测也进入了上市委会议阶段。

  自受到美国芯片制裁后,华为谋求自力更生,同时加大对国产供应链的扶持力度。

  2019年华为成立哈勃投资基金,打破了“不投供应商”的原则,在半导体产业链上进行大规模投资。目前华为哈勃公开投资事件已经有78起,经过数次增资,注册资本达到7亿元。

  在投资风格上,华为擅长挖掘并扶持早期项目,且投资的许多公司本身就与自己有密切的业务联系。创道咨询执行董事步日欣对时代财经表示,哈勃投资的项目基本是沿着华为的产业链向上游延伸,多数公司产品可应用于手机、智能终端、5G等领域中。

  所以在不少公司中,华为既是股东,也是客户,不少公司就是借助引入华为投资或者打入华为供应链被资本关注。

  比如,山东天岳引入的第一笔外部投资便是华为哈勃,当时其估值只有10亿元,如今已经成长为第三代半导体“全村的希望”。

  刚上市不久的“年内最贵新股”纳芯微也少不了华为的支持。该公司2020年的营收实现了飞跃式增长,从净亏900万元到盈利超5100万元。招股书披露,2020年1月,纳芯微导入了“国内信息通讯行业一线厂商”客户A,客户A采购额占当期营收的17.4%,据投资界求证报道,客户A即为华为。

  思瑞浦也是由华为一手扶持成长的企业,作为思瑞浦曾经的第一大客户,华为曾是思瑞浦50%的收入来源,为其弥补了创业以来的所有亏损;射频器件制造商灿勤科技得到的支持更甚,来自华为的收入最高占91.34%。

  步日欣表示,在国内的投资机构中,华为哈勃是最典型的产业投资机构,除订单和资金外,被哈勃投资的企业还会得到技术、管理等其他方面的扶持。

  当然,除业务合作方面的考虑外,华为投资也重视财务运作。时代财经发现,华为哈勃对纳芯微、东微半导体、炬光科技、思瑞浦、灿勤科技、东芯半导体的投资均为IPO前突击入股,且入股价格较低。

  比如,华为哈勃2020年入股东微半导体,入股价格为22.6075元/股,而同期入股的国策投资、禹东微、丰辉投资及上海烨旻的入股价格为52.5407元/股,是前者的两倍多。

  投资灿勤科技时,也是在后者进入IPO辅导期的后两个月突击入股,且价格只相当于预计发行价的七分之一,华为哈勃也是灿勤科技股东中唯一一个“外来户”,灿勤科技其余6大股东均为公司实控人及其控制公司、员工持股平台等。

  由于与被投企业有较强的业务联系,华为哈勃对被投企业有较强的话语权。即便是对于其他投资机构,华为哈勃也是非常强势的存在,投中网曾引用投资人说法表示:“不止一位投资人感受到过哈勃投资的强势,有一个项目原本已经敲定,但在最后时刻哈勃突然杀出抢走领投席位。”

  不过,长远来看,项目投资的收益还是与公司的业绩和资本市场表现息息相关。近一年以来,被投企业中的灿勤科技、炬光科技、山东天岳的股价均跌去一半左右,回报最高的思瑞浦股价也只有巅峰时期的一半。

  今年年初,在唯捷创芯、纳芯微和东微半导体尚未上市之时,华为哈勃的IPO收益约60亿。但现在,获得3个新IPO后,华为哈勃的收益反而缩水了近10亿元。

  不光是华为系公司,整个半导体行业的估值都呈下行状态。“半导体公司市值下降的原因,一方面是受市场大环境影响,另一方面也是市场此前对半导体行业期待值太高、溢价太高,现在大家的期待值逐渐回归到了正常水平。”步日欣说道。“之后机构会偏向谨慎投资,投资风格也不会那么激进。”

火狐体育官方入口:+86-0510-87491482
国内销售:+86-0510-87491477
火狐直播平台:+86-0510-87491427
服务热线:400-119-7777
火狐直播在线观看:+86-0510-87499573
电子信箱:hrzp@hengxin.com
海外电子邮箱:oversea@hengxin.com

地址 :  江苏省宜兴市丁蜀镇陶都路138号    邮编 : 214222      网址 :  www.zuche0755-88866576.com